第G8版:财经专刊/观察
上一版3  
 
标题导航
返回首页 | 报纸导航 | 版面导航 | 标题导航
下一篇 4  
2009年3月20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
始于2003年末2004年初的山寨机,造富无数后,终因市场过剩淡出江湖
“山寨江湖”暴利神话终结

  老朱的山寨江湖

  送走了一批经销商后,老朱坐在了记者面前。

  双手很有礼貌地接过记者递给的名片后,老朱并没有交换他的名片——他并非失礼,而是遵循“江湖”规矩:常以姓氏相称,不问对方的公司、职务。维系关系的唯一工具,仅是便捷而又可时常变换的手机号码。

  作为游离在“灰色”产业边缘的商人,老朱的警惕与小心有着逻辑的必然——在深圳从事手机生意逾六年的他,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获得原信产部颁发的手机牌照;他运作的相当部分的手机未经过入网检测。但这些都没有妨碍他“做”的手机,最终同诺基亚们一样,在中国这个世界最庞大的手机消费市场恣意伸展。

  悄然之间,他“做”的手机被冠以一个别样的名字——山寨机。

  凭借低廉的价格和某些匪夷所思的创新,山寨机在广大三四级市场迅速“蹿红”,并对传统的国产品牌手机构成直接冲击——近年,在一些国产品牌机日显颓势的年报上,“山寨机泛滥”均被视为其销量下滑的主要原因。

  山寨机产业也因此备受指责,甚至引发了以政府主导的针对山寨机的严打行动。

  “与品牌军相比,我们几乎是在夹缝中生存。”老朱感叹,但这并不妨碍他比品牌机“混得更好”——在多年的“山寨生涯”中,老朱积累了颇让旁人忌羡的个人财富,尽管他还算不上是“山寨江湖”中的大佬。

  深圳市手机协会副秘书长苏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:“山寨机的存在有着自身的产业逻辑,更重要的是迎合了市场的切实需求。”这亦是老朱们得以“笑傲江湖”的深层原因。

  “打算上岸吗?”面对记者的提问,老朱始终不愿意正面作答。

  山寨机的前生

  在中国手机产业起步阶段,国产品牌手机可谓风光无限。“当时一款国产手机的厂商利润,好的能做到千元人民币以上。”原TCL通讯一位负责市场的人士对记者透露。

  “2003年前后的手机行业,处在暴利时代。”当时,某国产品牌的经销商老朱忆述,整个产业链都充斥着暴利,“当时仅TCL的省包商,一年利润过亿元的不下十个。”

  也正是在这一年10月,国产品牌机的市场份额达到60%——首度超过外资品牌,成为市场的主宰。此时,整个市场充斥着狂热,中国作为制造大国的产能动力,再度被空前激发。一时间传统电话机厂商、数码厂家纷纷转型生产手机。

  “还有不少品牌厂家的研发、销售人员合伙出来做手机的。”原来在某国产品牌厂商任职的人士透露。另一个更为庞大的群体来自经销商队伍。通过手机销售积累大量财富的经销商,向更高的产业利润进军。

  在“由商转厂”的大军中,老朱就是其中之一。一个典型的公司架构是:“几个国产品牌厂家出来的技术人员、其他电子行业从业者和手机经销商凑成一家公司。

  就是在这个时候,此前曾制约手机产业普及发展的技术门槛也不复存在。2004年,来自联发科的手机解决方案在这些手机厂商中规模应用,大大降低了手机行业的制造门槛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2004年,被视为“山寨机元年”。

  记者了解到,自2003年起,在东莞、宝安一带陆续建立的手机代工厂就超过百家,年产能超过千万部。而在产业上游的方案公司,也不下200家。“从理论上说,你想要玩手机,唯一需要准备的就是筹措资金,其实这也不是问题。”老朱说。

  屡现造福神话

  “几乎每一天,你都能看到有新人进入手机行业。”老朱对记者描述的是2005年前后的“手机江湖”,他称之为:“最疯狂的年代。”

  一个细微的变化是,投身手机行业的,已经不局限在手机产业链上的从业者。“很多与电子产业毫不相干的人,也疯狂涌入。”老朱回忆,不少从事矿业、房地产、甚至服装行业的商人,都开始将在既有行业积攒的“热钱”,投资于手机业。

  与品牌手机相比,山寨机在运作方式上表现出超强的灵活性。“由于分工细化,我们一款机型从立项到开模,再到量产,最快15天能搞定。”老朱告诉记者,相比之下,部分国产品牌厂商仅立项环节,就需要半年。而低廉的价格和多元化的功能,则成为山寨机迅速切入市场的利器。2005年,山寨机售价较品牌机约低40%。而双卡双待等“创新”功能率先在山寨机推出,更让山寨机一度引领手机创新潮流。

  在广大三四级市场,山寨机迅速成为热销品。

  与此相关,一条与传统渠道并行的山寨机销售渠道,也悄然成形。有别于品牌手机走正规国包商渠道,山寨机往往更倾向面向省包,甚至更下一级的地包商直接供货。与此同时,凭借价格利器,山寨机也开始扬帆出海。在印度、中东、非洲等地,来自中国的山寨机很是畅销。

  “大约从2006年开始,在华强北一带,你就能常常见到很多中东商人。”老朱告诉记者,他们有的甚至干脆在深圳设置专门的办事处。

  疯狂的背后,追逐的依旧是手机行业的高利润,尽管逃脱不了电子产品利润下滑的规律——2006年下半年山寨机单款利润已跌至百元以下,但成几何倍数的产量增长,依旧维持着手机行业的暴利神话。

  有数据显示,2006年底至2007年上半年,山寨机出货量每月高达1200万部。以每部80元的利润计算,每月山寨机总收入近10亿元人民币。

  这也是老朱这样的“山寨人”津津乐道的黄金时代。老朱回忆,在华强北振兴路的雨花西餐厅,最常见的一个情景是,两个熟识的手机商相视而笑:“兄弟,这个月又挣了一辆宝马。”

  转战“山寨上网本”

  暴利时代总有终结的时日。只是老朱没有想到,来得竟会这么快。

  大约从2007年10月开始,老朱发现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。这个月在中国手机界发生了一件里程碑意义的大事件——沿袭多年的手机“牌照制”正式取消,手机生产改为“备案制”。

  但老朱事后分析,手机销量的下滑,与“牌照制”的取消仅是时间上的巧合,两件事之间,并无因果关系。

  “市场热潮期,在逐利的冲动下,盲目的入市者不会去思考市场的承受程度。而市场的需求总归是有限的。”老朱告诉记者,2007年年底他感到从未有过的库存压力,“头一次意识到,手机也会卖不动。”

  老朱的遭遇绝非个例。手机市场步入下行的种种迹象,已经在素有中国手机市场风向标之称的华强北渐次展露。一度声名显赫的“山寨机王”中天通讯,其原高管在去年12月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:“由于市场下滑,2007年底,中天通讯的生产几乎陷于停滞。”

  老朱则这样向记者描述“山寨江湖”的一个细节:在2007年以前,华强北时常传出这样的神话,某名不见经传的公司,因为某款机型热销几十万,一夜之间就赚了千万,甚至上亿。“这样的神话已经越来越少了。”老朱说。

  记者采访多位业内人士,他们预估,2007年,山寨机产量大概在1亿部到1.5亿部之间。而来自易观国际的数据显示,2007年国内手机的总销量约1.49亿部。由此可见,山寨机的产量,已大大超过了市场的承载能力极限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山寨机利润崩盘,已成必然。据记者调查,时至2008年初,相当部分山寨机单机利润仅在10元左右,有的甚至跌至5元。在此背景下,与当初疯狂涌入相反,老朱说:“每天都听到有人退出。”

  2008年11月7日,中天通讯董事长黄朝晖突然“失踪”,一度享誉市场的“山寨机王”轰然坍塌,此事在深圳手机圈震动颇大。但多位受访者均对记者表示:“在投机主义盛行的手机行业,中天通讯的遭遇并不足为奇。”

  老朱告诉记者,经历了长达一年的行业寒冬,山寨机行业安静了很多,“大家已经意识到,这个行业不再是暴利。或者说暴利的概率,已经很低了。”

  而记者获悉,自2008年下半年,“嗅觉”灵敏的山寨人纷纷开始寻觅新的商机——转战“山寨上网本”。这是个看上去颇似“蓝海”的市场。他们希望在那里,能够延续山寨机的神话。

  调查显示,短短的半年时间,仅深圳的山寨上网本厂家已超百家,其中不乏是来自山寨机的转投者。

  这,是否又是另一次投机?

对此文章发表评论

用户名:密码:匿名发表

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

非常满意基本满意不太满意很不满意不做评价

 

本站英文域名:www.dqdaily.com www.daqingnews.net dqrbnews.hl.chinfo.net中文域名:大庆网.cn 通用网址:大庆网 大庆新闻网 网络实名:大庆日报 大庆网
大庆新闻传媒集团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MailTo:dqdaily@dqdaily.com 电话:0459-6696069
推荐使用屏幕分辨率为1024*768像素 黑ICP证05005162
 合作伙伴:方正爱读爱看网